倩倩自媒體創業 / 待分類 / 母親節隨筆:我想重新做回女人

分享

   

母親節隨筆:我想重新做回女人

2021-05-09  倩倩自媒...


今天是母親節,我參加了歐卡牌初級班課程。

這是一個實操性質很強的課,我做了“來訪者”, 也做了“心理咨詢師”。

五個人一組,我們一起看了五套牌,我真是天生適合做心理咨詢,善于察言觀色,也善于受傷,高敏感是一種天賦,也是一種劣勢。

第一套牌很有意思,字卡是“裸體”,圖卡是兩個人在火車站揮手告別。

雖然是別人的牌,我也發表了看法。我的自我詮釋:這是現在的我在送別過去的我。裸體怎么解釋?

今天我早起洗澡,特意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身體,過去我會自我嫌棄和攻擊,拿健身網紅博主的標準自我戕害,哎,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現在我會自我肯定:嗯,皮膚很白,胖得很勻稱……

兩個人在車站告別,有的人看到的是愁云慘淡的分離,有的人看到高高興興的分開,我看到的是不悲不喜,但是,圖片里卻有一個雙手抱在胸前的冷眼旁觀者。

歐卡牌說到底是一種心靈投射,連文人都知道,他們稱之為“移情”,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杏花無處避春愁,也傍野煙發……我們談論世界,其實都是在談論自己。

一個人不接納自己,會活得很辛苦。我不接納我自己,因為最初我的父母不接納我,不接納我的性別以及我身上攜帶的一切。我認同父母,忠誠于父母,也認為自己投錯胎,我應該是男兒身。

可是,現在我意識到我的性別就是女性,我本來就應該是女性,只是我不接納自己。佛教思想對我“毒害”很深,佛教認為人不僅有肉身,還有靈魂,他們稱之為元神。肉身和元神可以是性別不一致的。我長期以來真的以為自己是女人肉身里住著男人的靈魂。

我過去有句豪橫的口頭禪“老子不信邪”。我朋友提醒我說,你應該說“老娘不信邪”。我不改口,總覺得“娘”字沒有力量。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