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3167a8id / 待分類 / 雨打梨花深閉門

分享

   

雨打梨花深閉門

2021-05-05  新用戶316...

宋徽宗宣和年間,在紛飛的梨花雨中緩緩走來一位書生,白衣飄飄,風流倜儻。但卻像被輕煙薄霧籠罩著一般,帶著一份神秘和清冷。

沒有人知道他來自何方,也不知道他一生是否坎坷,只知道他用一年四季的清愁留給了后人無限遐想。

他就是只留下四首《憶王孫》的宋代詞人李重元。史書上沒有留下他任何記載,大家只能從這四季更迭的詞句中,猜測著他的容顏、他的情感、他的一生。因他的詞中透著一份江南的清麗凄婉,所以,姑且把他當作一個清秀的江南書生吧。

萋萋芳草憶王孫

柳外樓高空斷魂

杜宇聲聲不忍聞。

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

——《憶王孫·春詞》

幾場春雨過后,江南春意正濃。小橋流水畔是爬滿青藤的青磚黛瓦庭院。窗前幾樹芭蕉,蕉葉在經歷了雨水沖刷后,更加翠綠。墻邊還有幾棵梨樹,此時花開得正盛,如雪的梨花在細雨中翻飛,仿佛是一場花的盛宴,更是一場凄惻的花雨。

如煙的垂柳深處,是一座孤獨的小樓。半開半掩的窗欞后,有一雙滿含秋水的星眸,淚已貯滿,卻倔強地不肯落下。她靜靜地望著窗外,望向天涯歸途,期盼著那個魂牽夢縈的身影出現。

淅瀝又纏綿的雨絲,就像是雙眸中的幽怨,凄婉悠長,無盡無邊。日暮黃昏,又是一個沒有結局的一天,期盼中的他并未來叩響門環。她只能在深深嘆息中,讓侍女將重重大門關閉。院門深閉,屋門緊關,沒有合上的只有那扇仍含一線期冀的心門。心上人,你在何處?何日歸來?

在盈盈地期盼中,春已歸去,夏日來。門外小池塘中的荷葉早已茂盛,風吹過,如同一個個綠衫少女在翩翩起舞。一場大雨過后,滿塘蓮荷盛開,淡淡的荷香,飄過池塘,飄過高墻,飄進庭院,也飄進了那個相思女子的心間。淡然中帶著一絲清甜,霎那間,將所有的煩惱沖淡。

風蒲獵獵小池塘

過雨荷花滿院香

沉李浮瓜冰雪涼。

竹方床針線慵拈午夢長。

——《憶王孫·夏詞》

雨后的天氣有著難得的清涼,加上這甜甜的荷香,讓人不由得神清氣爽。這么難得的時刻,誰還再想拈針穿線做女紅,也暫時不去想那個沒有答案的未來。一切都交給命運吧,現在唯一的事情就是享受這份清寧恬淡。

切上幾個用井水冰過的西瓜和李子,再躺到竹制方床上,美美地睡個午覺。或許,他會到夢中來。醒來后,靜享清風明月,閑看云卷云舒,自在愜意。

梨花紛飛,凄美炫麗;蓮荷搖曳,恬靜安閑。而秋冬的歲月,就多了一份凄冷和孤寒。

颼颼風冷荻花秋

明月斜侵獨倚樓

十二珠簾不上鉤。

黯凝眸一點漁燈古渡頭。

——《憶王孫·秋詞》

已到深秋,颼颼的秋風吹寒了世間萬物,荻花也在風中蕭瑟。秋夜的月光格外慘淡,她獨倚闌干,望著遠方古渡頭閃爍著的那盞寂寞漁燈,眼眸中的星光越來越黯淡。天初寒,他是否記得及時添衣,是否也如自己般在月光下殷殷期盼。

彤云風掃雪初晴

天外孤鴻三兩聲

獨擁寒衾不忍聽。

月籠明窗外梅花瘦影橫。

——《憶王孫·冬詞》

朔風橫掃彤云,雪后天晴,空氣中都是刺骨的寒冷。又到了夜深人靜時,月色朦朧,窗前梅花的剪影在寒風中顫抖,影瘦花殘。又是一個不眠夜,滿屋孤寂,她只能獨擁寒衾,守著一份思念苦熬至天明。天外不時傳來幾聲孤鴻的凄鳴,更增加了心中的惦念。

四季已輪轉,遠方的他依然沒有半點音訊。她的心亦從秋日暖陽走到冬雪嚴寒。

不知遠方的他,是否因人生的羈絆太多,而阻隔了歸途;還是因外面的世界太過精彩,而迷離了歸鄉的心。只留下她,守著那份刻骨的相思,每日里從日出盼到日落,從春暖花開,盼到白雪飄零。

沒有人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如何。或許,在荒蕪寂寥的四季輪回后,他們有了一個浪漫的相聚,相濡以沫,共赴白首,沒有辜負那一日日的牽盼。也或許,她獨自守著那份沒有盡頭的相思,守了一生,侯了一生,盼了一生,最后在深深地失落中化為塵泥。

女子魂牽夢縈的人是李重元嗎?是與不是,那場繁盛的梨花雨,都飄落了千年。

遇見是緣,點贊點亮在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