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讀君 / 待分類 / 又一感人博士論文致謝火了,卻被質疑賣慘...

分享

   

又一感人博士論文致謝火了,卻被質疑賣慘:總覺得他人存壞心,暴露一個人的修養

2021-05-03  精讀君

終身成長詞典已上線1616/3000詞條

今天是精讀君陪伴你終身成長的第2759

01

前幾天,又一篇博士論文的致謝信出圈了。

中南大學2006級鋼鐵冶金博士畢業生劉牡丹,在2010年用文言文的形式,寫了一封致謝。

家境貧寒的作者,在本來還算美好的童年時經歷了變故。

父親患病一直根治無果,去醫院切掉了一半的肺。

致謝中,她稱父親“壯年受折,意氣消沉,竟然增加戾氣許多。”

此后,她又遭遇了一件對于幼小的她而言“天崩地塌”的事。

母親拋下一家人,遠走他鄉重新組建了自己的家庭。

此后,劉牡丹與病重的父親、年逾七旬的奶奶一起生活。

奶奶為了養育年幼的孫女,甚至會撿廢品補貼家用。

父親治病花了很多錢,加上所在單位效益不佳,經常發不出工資,雪上加霜。

為了湊齊女兒的學費,他會在外做些零工,如賣小吃、做木工等。

從高中到博士,因為足夠努力,劉牡丹一直能拿到獎學金。

進入大學,她便開始勤工儉學,最多的時候一天要打三份工。

劉牡丹面對記者采訪時說,她清楚地認識到自己所處的狀況,加之自認為算不上特別聰明,于是她在求學道路上異常勤奮:

“我一直有個信念,必須要奮發,才能走出困境。”

通篇致謝里,她用極大的篇幅寫滿了想要感謝的人的姓名,令不少網友動容。

但就是這樣一篇致謝,引出了另一種聲音。

有人質疑:“最近都怎么了!高學歷賣慘?!”

他們看到的不是真誠的感恩,卻是賣慘。

02

宋代大文豪蘇東坡與他的好友佛印禪師,有一個膾炙人口的小趣事。

有一天,兩人在一起聊天。蘇東坡問佛印禪師:“大師,你看我的樣子如何?”

佛印禪師看了看他,誠懇地說:“在我眼中,居士像尊佛。”

這個回答讓蘇東坡頗為歡喜,佛印禪師反問他:“居士,你看我的樣子又如何?”

蘇東坡挪揄地說:“像堆牛糞。”

佛印禪師聽完之后,閉口不語,只是置之一笑。

蘇東坡以為禪師說不過自己,很是高興。

回到家之后,他得意地把這件事講給蘇小妹。

誰知蘇小妹聽了之后,長嘆一口氣說:“哥哥,你輸了。一個人心里有佛,他看別的東西都是佛。一個人心里裝著牛糞,什么東西在他眼中都是牛糞。”

蘇東坡聽了,慚愧不已。

魯迅先生曾經在談到《紅樓夢》的時候說,“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

心有所想,目有所見。

一個人的內心決定他的視野和行為,什么樣的人就會看到什么樣的世界。

就像認為劉牡丹博士是在賣慘的那群人一樣,即使是滿篇的感恩,他們也看不出了,而只看到了“賣慘”。

我們的生活中,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他們消極悲觀、內心陰暗,總愛用惡意揣測別人的行為。

03

心理學上,也有個概念叫投射效應

這是一種以己度人的心理現象。

比如說,自己喜歡的東西,以為別人也會喜歡;用自己過往經歷,去比量別人的經歷。

再比如說,父母為子女設計前途,選擇學校以及職業,將自己覺得好的強加于子女。

投射效應中還有一種有趣的特殊現象:有時候,我們對別人說的話,常常就是我們的真實面孔和內心世界

在美國的一個脫口秀節目中,主持人問一位小女孩:“你長大后想要當什么?”

小女孩高興地回答:“我要當飛機駕駛員!”

主持人接著問:

“如果有一天,你的飛機飛到了太平洋上空,飛機上的所有發動機都熄火了,你會怎么辦?”

小女孩想了想說:“我會先告訴坐在飛機上的人綁好安全帶,然后我打開我的降落傘跳出去。”

現場的觀眾不禁笑了起來,有的人笑小女孩的回答很幼稚,有的人笑這個小女孩有點“壞”。

主持人注視著這個孩子,想看看她是不是個小壞蛋。

不料,這個孩子竟然哭了起來,于是主持人問她:“你為什么要那樣做?”

“因為,我要跳下去拿燃料。”小女孩一邊哭一邊說。

剎那間,所有觀眾臉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在場的觀眾大概從來沒有想過,還有這一種可能性,他們用自己的想法揣度了小女孩的心意。

因此,當我們在背后非議別人的時候,很可能是在發泄我們對自己的不滿,可悲可憐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我們非議的其實就是我們自己。

你有什么樣的心境,就會看到什么樣的世界。

04

魯迅有一段很著名的話:

樓下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壁的一家唱著留聲機,對面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著她死去的母親。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

我們不可能完全理解另一個人,也無法做到完完全全地感同身受。

但至少我們可以選擇善良。

我們可以選擇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他人的言行,去解釋這個世界。

精讀君的終身成長詞典詞條《1215:漢隆剃刀》里提到:能解釋為愚蠢的,就不要解釋為惡意。

惡意的確是一種可能性,但這種概率其實很小。漢隆剃刀說的愚蠢因素,代表的是各種無知的、偶然的、非故意的可能性,概率要大很多,甚至超過2個數量級。

運用數量級視角,有人將漢隆剃刀做了推廣,表述如下:

能解釋為愚蠢的,就不要解釋為惡意;能解釋為無知的,就不要解釋為愚蠢;能解釋為可原諒錯誤的,就不要解釋為無知;能用你未知其他原因解釋的,就不要解釋為錯誤。

歌德在《少年維特之煩惱》里也提到:“誤解和忽視比起陰謀和惡意,導致更多混亂。不管怎么說,后兩者肯定要少得多。”

如果沒有對應的證據,我們應該根據可能性高低來判斷,優先選擇那個最可能的原因作為解釋。

與其整天帶著敵意凝視這個世界,不如相信自己遇到的人事物都更傾向于可愛的,那么我們自己的生活也會變得更美好些

共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