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價值官 / 待分類 / 養老劇,我們該如何過好人生的下半場?

分享

   

養老劇,我們該如何過好人生的下半場?

2021-04-30  文娛價值官
撰 文丨沈   多
編 輯丨美   圻
文娛價值官解讀:
ID:wenyujiazhiguan
養老劇雖然從來都不是劇集市場的熱門題材,但在全球老齡化趨勢越來越嚴重的今天,它又是一個不可被忽視的存在。
這不,湖南衛視正熱播的《八零九零》就將視角對準了養老院;而Netflix也上線了一部聚焦老年生活的韓劇《如蝶翩翩》。確實,在滿屏的”雞娃劇“過后,”養老劇“也應該引起更多的關注了,畢竟大部分的家庭,不止”下有小“,更多”上有老“。



應該如何過好人生的下半場?

價值官最近在追這部被譽為“2021年Netflix最棒人生劇”的《如蝶翩翩》,它是根據一部同名漫畫改編,講述的是退休郵遞員沈德出的故事,在他活到70歲的時候,朋友們都相繼離世,每天除了出席葬禮證明自己還活著,幾乎終日無所事事。



在孩子們眼中,看似幸福的晚年生活,卻并不能讓沈德出滿足。直到某天,他經過芭蕾舞訓練室,看見了翩翩起舞的少年,幼年時被父母熄滅掉的夢想火花再次被點燃。

其實我們大部分人的人生,都和沈德出一樣,小時候是為了滿足父母的期許而活;長大后是為了滿足社會標準而活;再之后結婚生子,又為了伴侶和孩子而活,就這樣一直到老,直至生命結束。每一天都是在不停的消耗和無意義中度過,沒有一分鐘是為自己而活的人生,怎么可能滿足?

沈德出的舞蹈教練是23歲的李采祿,母親去世,父親服刑的他,正在經歷人生的低谷期,這一老一少從矛盾不斷到互相治愈,最終都實現了各自的人生價值。
劇里有很勵志的一幕:對于70歲的老人而言,柔韌性下降,身體僵硬了,要在一周內完成一分鐘芭蕾的經典站立動作幾乎是不可能,但德叔憑著熱愛和瘋狂的練習,最終通過考核。


劇中讓人淚目的畫面也數不勝數,尤其是這一幕:德叔被檢查出患有阿爾茨海默病,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不知道該怎么辦,望著天空尋找爸媽的樣子,真是讓人心疼。

當然更動人的是潤物細無聲的溫情劇情,比如,德叔的老伴發現老公在學芭蕾之初,完全無法接受,甚至拿剪刀剪了他的舞蹈服。


但是,當她聽到大兒子指責父親時,則義無反顧的站在老公一邊,同意并支持他繼續學芭蕾。讓我們看到了,理解和支持才是伴侶給予對方最好的愛。


《如蝶翩翩》其實也為我們示范了養老劇的另一種打開方式,它可以很現實,但現實并不一定就是雞零狗碎,就是菜場兒女,還有更多精神層面的空間值得挖掘。

《如蝶翩翩》播出后,IMDb 給出 8.4分,豆瓣則拿下9.3分之所以口碑炸裂,是因為該劇雖然沒有大起大落、曲折離奇的劇情,但溫情、暖心、真實又不落俗套傳達的又是“熱愛的事情,現在開始也不遲!”的積極理念,充滿了治愈的力量。
在讓觀眾產生強烈共鳴的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思考:如今的我們,在面對生活、工作的壓力,將曾經的夢想暫時擱置,每日按部就班966,你真的甘心么?而對于每個人都必將經歷的“老去”,我們又應該如何過好自己人生的下半場?

其實沒有什么人生是應該怎樣的,人生沒有標準答案,我們的生活,取決于我們想要過什么樣的生活。


以代際溝通,做破圈嘗試

讓我們再來看看正在湖南衛視熱播的國產養老劇《八零九零》,原本這部劇還是很被看好的,因為實時觀看電視的主力受眾,已經老齡化得很明顯了,而另一方面,針對湖南衛視的年輕定位群,該劇又啟用了白敬亭、吳倩等青春偶像來搭配倪大紅、吳勉、李建義等老戲骨的陣容,基本算是為平臺量身定制的養老劇,又是由打造過《以家人之名》《下一站是幸福》的華策影視出品,所以,跌穿湖南衛視收視底盤的表現,確實讓人有些意外。



其實《八零九零》無論劇情還是人物設置 ,都是做了一些新鮮嘗試的,比如,將復雜龐大的眾生群像投射到一間由八十歲老人,和九零后年輕人共筑的“百歲幼兒園”里,當“小家長”碰上“老頑童”,如此意外的代際反差也產生了頗多有趣的笑料,而園中多元反差人設的老小孩們,不畏年紀,性格迥異,各有所樂,也打破了大眾對老年生活沉悶無趣的刻板印象。


但開播后,零碎的剪輯,和主角人設的不討喜,成為網友吐槽的重點比如白敬亭飾演的過三爽,被設定為一名保健品推銷員,為了推銷藥品,才潛入養老院,與老人們打成一片,這樣的人設放在現實生活中,一定是會被兒女們再三叮屬要警惕提防的。
而吳倩飾演的葉小妹,自小在奶奶的寵愛下成長,性格驕縱,僅因為小誤會便與奶奶置氣,就連她得了癌癥都沒有察覺,日夜相處,這樣的人設不合情理。


當然,劇里也有很多戳淚的點,比如一直雷厲風行的奶奶,躺在床上像是膽怯無力的孩子,曾經幼稚任性的孫女成了她唯一信賴的大樹。這種事情真的很無奈,因為我們長大的代價,就是家人的衰老。

 


劇里也沒有粉飾太平,現實沒有那么美好,葉小妹的母愛缺席,桂婆婆兒女的搬家,石長生女兒女婿的冷漠等等,養老院的每個老人都有自己的苦楚,雖然用了輕喜劇的包裝,卻讓我們看到了喜劇的內核是悲劇。

而從近期播映的這兩部養老劇《如蝶翩翩》和《八零九零》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相同的切入點——“代際溝通”,都是在用年輕觀眾喜歡的青春化敘事,來做破圈嘗試。在價值官看來,無論這樣的嘗試成功與否,都是值得鼓勵的。

國產養老劇,
正陷入套路與臉譜化困局

國產劇里,養老題材倒是從來沒有缺席過,早幾年前的《老有所依》、《嘿,老頭!》、《親愛的她們》,憑著優質的創作班底,在被年輕人壟斷的網絡上也掀起過不小的討論聲量。但是,大部分聚焦銀發一代,探討老年人夕陽生活的作品,關注度都極低,幾乎都逃不開默默無聞播完的命運。2020年播出的兩部劇養老劇,《幸福院》口碑慘淡,《老閨蜜》于東方影視頻道上星,卻無網絡平臺接收,更是無人知曉。

而相較于國產養老劇的冷清,國外這類題材的優質作品卻層出不窮,韓國的《我親愛的朋友們》就以9.5的超高分,成為2016年豆瓣評分最高的韓劇,并獲得了韓國百想藝術大賞的最佳電視劇(宋丹丹主演的《親愛的她們》就是翻拍此劇)。2018年的美劇《柯明斯基理論》在中國也擁有大量的擁躉。由此可見,國產養老劇受冷落,并不能完全歸結于題材的原因,還是在于優質作品的稀缺,好劇永遠有觀眾。

國產養老劇最大的問題在于套路化基本都是以老年人的黃昏戀、與子女的關系、被詐騙、老年常見病之阿爾茲海默癥等,來展開劇情線,再通過家長里短的瑣碎斗爭,爆發父母子女之間的矛盾沖突,給人一種“雞飛狗跳”之感。

且國產劇里的老年人多是負面、偏激的形象,即便在非養老劇里,以配角出現的薛甄珠和蘇大強,亦是如此。

事實上,反觀國外的那些優質養老劇可以發現,劇里的主角人設基本都打破了大眾對老年人的刻板印象,讓觀眾在收獲治愈和感動的同時,體會到,即便年華老去,也依舊可以做不一樣的煙火。


結語

國產養老劇的創作空間還是很大的。據民政部2020年10月份數據預測,“十四五”期間,全國老年人口將突破3億,邁入中度老齡化。在全社會廣泛關注養老議題的大環境下,《誰與同行》、《老家伙》、《老人與海》、《霜葉紅于二月花》等一大批養老題材電視劇將陸續登場,我們期待這其中,能有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品,為養老劇樹立標桿。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