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現在APP / 待分類 / 缺氧、火葬、全家感染,印度家庭在二次疫...

分享

   

缺氧、火葬、全家感染,印度家庭在二次疫情中崩潰

2021-04-29  全現在APP
    周,火化的尸體有剛出生的嬰兒、僅3天的孩子和5歲的孩子等,這些都非常令人不安。
    4月25日是吳濤再次居家辦公的第七天。
    他是印度首都新德里一家中企的管理層,直接協調近50名印度同事,間接管理的印度員工近3.5萬人。
    “我身邊30%-40%的印度同事已經出現了新冠感染癥狀,有的人甚至沒來得及做核酸檢測。50%-60%同事家中已有確診病例。”這一天,吳濤告訴全現在。
    4月19日,印度當日新冠確診病例突破了20萬,吳濤的公司通知所有員工在線辦公。

    2021年4月27日,印度新德里,新冠患者在醫院接受治療。 圖源:CFP
    陡升的數據曲線將印度再次拉入疫情漩渦。也是在19日,印度首都新德里首席部長阿爾溫德·凱杰里瓦爾直接宣布新德里地區進入6天的嚴格封鎖。此時,印度總理莫迪堅稱,不會實施全國封鎖。
    4月的印度是黑暗的。面對暴漲的新冠確診病例,這個國家的醫療系統早已超負荷運轉。醫用氧氣短缺、呼吸機瘋狂運轉、重癥監護室一位難求,在新冠疫情二次反撲下,印度顯得如此慌亂。
    截至4月27日,據印度衛生部數據,印度單日新增新冠疫情確診病例32萬例,全國累計確診病例為1760萬例,位居全球第二,僅次于美國。

    01

    “我全家都感染了”

    吳濤住在新德里旁的衛星城古爾岡,這是一座人口約300萬的IT小鎮,離新德里CBD辦公地僅半小時車程。
    “我住的小區每天都有5戶家庭確診。”吳濤說。他所在的小區物業會在WhatsApp上實時通報疫情動態,這讓他想起了2020年被封鎖在家里的6個月,吃東西靠社區團購,防護措施也僅限于戴口罩的日子。
    家庭感染是這次印度新冠疫情的普遍現象。
    卡拉(Kala)是吳濤的印度同事之一,4月中旬,他和他的家人剛從新冠中康復過來。這個6口之家,只剩下5個人了。
    “我是3月26日感染的,大概是被我媽媽傳染了。我當天感到渾身發冷,味覺、嗅覺都是失靈了,還伴著頭痛。那幾天一直高燒38度。”4月26日,27歲的卡拉告訴全現在,“其實我不擔心自己的情況,我只擔心長輩。”
    父母、祖父母、妹妹和卡拉一家六口生活在新德里市區。3月末到4月初,他們全家都成了新冠肺炎患者。
    醫學專家多把本次疫情暴漲歸因于節日的人群聚集。

    2021年4月25日,印度普拉亞格拉杰,民眾前往印度教圣河恒河和亞穆納河的交匯處沐浴祈禱。 圖源:CFP

    3月下旬,印度剛剛度過了一年一度的Holi(霍利)節,節日期間,人們會互相拋灑彩粉,投擲水球,好似一場狂歡節。而4月初,恒河兩岸又迎來了印度徒最大的朝圣節日——昆梅拉節(Kumbh Mela)。
    每逢慶祝日,數以百萬的印度人會聚集在一起,期間自然是不會嚴格遵守防疫規定和社交距離。
    “全家都確診了,沒法出門。藥是外賣和其他親戚送來的,我、父親、祖父只能待在家里,吃了些感冒藥、維生素C、維生素D,靠自身免疫系統扛過去。針也沒有打,醫院也沒有去。”吃了9天藥之后,卡拉的體溫自動恢復了正常。半個月后的4月中旬,他康復了。

    2021年4月27日,印度金奈,民眾排隊買瑞德西韋(Remdesivir)。圖源:CFP

    一家六口中,卡拉的媽媽和祖母先后去了家附近的私立醫院,單日醫療費高達25000盧比(折合人民幣約2100元)。媽媽在醫院待了5天,吃了瑞德西韋、輸了液后,在4月5日出院了。
    而祖母情況很糟,她不能說話,行走都很難。這時印度疫情反彈已經出現了苗頭,醫院系統瀕臨崩潰。
    “祖母是在媽媽出院后,才進的醫院。當時床位很緊張,我托了朋友拜托院長,給祖母留了床位。”卡拉的聲音越來越小,語氣開始低落,“但后來氧氣還是不夠用,祖母的血氧飽和度從95%逐漸開始下滑到90%,甚至更低。到后來,氧氣越來越難以得到,醫院的管理也不是很好,幾個人睡一張床……”
    一般來說,印度的醫療系統只需要全國15%的氧氣,其余氧氣由工業使用。但印度高級衛生官員拉吉什·布山(Rajesh Bhushan)指出,在印度第二次浪潮中,該國近90%的氧氣供應被轉用于醫療用途,數量達到7500公噸/天。

    2021年4月27日,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在斯利那加室內體育場內,工作人員正在準備新冠肺炎臨時隔離設施的病床。 圖源:CFP

    阿育王大學特里維迪生物科學學院主任、病毒學專家沙希德·賈米爾博士4月25日指出,“病毒模型顯示,印度第二波疫情的高峰尚未到來,兩周之后,印度每天的新增病例可能高達50萬例。……醫院的衛生狀況極其糟糕,公立醫院里2-3名患者共用一張病床的情況,是我從未見過的。”
    4月11日,卡拉的祖母去世了,祖母沒有其他基礎病,死因就是新冠肺炎。4月中旬,一家人給祖母完成了火化。

    02

    “我不想我父母死”

    印度的北方邦首府勒克瑙(Lucknow)是新冠死亡人數最多的城市之一。這座城市有360萬常住人口,22歲的女孩迪蒂(Deepti Mistri)是這里的一員。
    4月14日,迪蒂在母親去世后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
    迪蒂的叔叔薩羅伊(Saroj Kumar Pandey)是一家醫院的救護車司機,他從小看著迪蒂長大的。
    “我知道她急需氧氣,就自己給她準備了一個氧氣瓶。” 薩洛伊回憶。

    2021年4月27日,印度古魯格蘭姆,印度新冠疫情失控,面臨氧氣嚴重短缺困境。人們在一個氧氣充氣站點等待氧氣。圖源:CFP

    在迪蒂血氧飽和度驟降至50%后(該數字意味著身體嚴重缺氧,是重癥肺炎的醫學指征),叔叔薩洛伊帶著氧氣瓶在勒克瑙當地十幾家醫院,拼命尋找床位和呼吸機。
    16日的深夜,一家只有6張床位的私人診所同意為迪蒂提供短暫的一晚床位,讓她補給氧氣。這家私人診所不是新冠定點醫院,叔叔薩羅伊只能繼續為迪蒂尋找病床。
    “那天晚上我整夜都在為她尋找床位或呼吸機。早上5點,診所將她送出后,我別無選擇,只能把她帶回家。”
    因為迪蒂沒有氧氣和醫院護理,幾個小時后便去世了。“如果有床位,她今天應該還活著。” 叔叔薩羅伊很遺憾。
    缺氧氣、缺床位的家庭不可估量。
    4月24日,凌晨5點,阿帕娜(Aparna Bansal)的手機又響了。
    為了父親和母親的兩個床位,阿帕娜已經打過200多個電話,拜訪了20多家公立醫院和私立醫院,終于在兩家不同的醫院,分別給父母找到了床位。現在,她擔心父母會不會被從醫院“趕走”。
    “你現在能來嗎?”電話那頭是新德里醫院的醫護人員,醫院給了阿帕娜兩個選擇:要么帶氧氣瓶過來,要么把76歲的父親帶走。
    一個周以來,每日凌晨4點,阿帕娜的丈夫會準時出現在德里東部的供氧商店,只為排隊買兩瓶氧氣,帶去父母在的兩家醫院。
    每小時,都有無數新冠確診患者涌入定點醫院,阿帕娜父母所在的醫療機構,物資早已用盡。
    早在4月20日,德里幾家頂級醫院就同時宣布“氧氣告急”,稱它們只剩最后幾小時了。每家醫院均接診了數百名新觀患者。
    “每家醫院的氧氣都快用光了。我們已經精疲力盡,”印度首都頂尖醫院Batra醫院執行主任蘇丹舒·班卡塔(Sudhanshu Bankata)告訴印度NDTV。
    據《印度快報》可統計的數據,僅4月24日一天里,新德里的重癥病房中,至少有20名新冠患者因為由于氧氣壓力低而死亡。
     “每次我接到這兩家醫院的電話,我都會感到心悸,感覺就像父母已經去世了一樣。”阿帕娜非常害怕,“醫院一直要求我們帶上自己的氧氣。我們甚至不確定每天帶去的氧氣是不是真的給我們父母用了。我們不能將父母轉移到任何地方,我們也不能在醫院待著。”

    2021年4月25日,印度新德里,醫院張貼告示稱醫用氧氣供應不足后,無法收治病人。圖源:CFP

    4月24日的白天,阿帕娜來到父親所在的醫院。由于救護車太多,醫院門口的路堵的水泄不通。大門口的標牌寫到:零張新冠病床、零張氧氣床和零張重癥病床。
    很多家屬在醫院外的石凳上打地鋪。一名婦女用折疊的紙板箱作為枕頭,卷縮在白色塑料板上,躺在一個小孩旁邊。下午時分,阿帕娜看到了幾具裹著白色塑料的尸體從醫院大門推出。
    直到晚上,一名醫護人員走出來告訴阿帕娜,她父親的血氧飽和度降到了73%,病情很危急。那時,阿帕娜也坐在石凳上,抱著一個棕色大皮包,里面放著一些衣服、毯子、肥皂和牙刷。只是因為父親頭晚上打電話說,他很冷,醫院里沒有毯子。
    4月25日,阿帕娜父親的病情開始惡化。阿帕娜想將他轉移到重癥監護病房。“他反復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見他。我只能告訴他:'別害怕,我永遠在你身邊。’我們希望這種痛苦結束。我不想我的父母死。”阿帕娜告訴《華爾街日報》。

    03

    被低估的數據

    醫療物資在全印度的醫院里仍然供不應求。
    數十萬印度人在推特和臉書發出求救信號,希望能有好心人能幫忙尋找醫院病床、氧氣、血漿和瑞德西韋。
    與此同時,逝世者的遺體已經堆積在北方邦、古吉拉特邦和德里州的火葬場或墓地里。
    火葬速度趕不上患者去世的速度,許多家庭等了好幾天才將親人火化。
    2021年4月24日,印度新德里,殯儀館進行新冠肺炎遇難者火葬儀式。圖源:CFP
    印度西部的古吉拉特邦,明橙色的火焰照亮了夜空。這里大型火化場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一天24小時不停地燒著,就像一座永遠不會關閉的火爐。
    巨大的煙囪抽出黑煙,艾哈邁達巴德火葬場的員工蘇雷什(Suresh Bhai)坐在一個很小的辦公室里,把門緊緊關著。他說,自己從未見過火葬場像這樣永無止境的運轉著。
    按老板要求,蘇雷什給所有尸體的死亡證明上都貼上“ beemari”(印地語中的疾病),而未寫明死因是“新冠肺炎”。
    在北方邦的坎普爾,一些人在城市公園正在焚燒尸體。火葬是印度教葬禮的重要組成部分,被視為將靈魂從身體中解放的一種方式。
    4月25日,德里最大的火化設施Nigambodh Ghat正在處理六家醫院的尸體。它承擔了這座城市最大的尸體負載,木柴火化的平臺已從104個增加到120個。在南德里,有8個專用于新冠葬禮的設施。
    從4月22日開始,印度已經連續5日的新冠確診病例超過35萬了,這只是可統計的數據。

    在方艙醫院等待救治的印度新冠患者。圖源:CFP

    古吉拉特邦和北方邦等州被指控掩蓋了新冠死亡的真實人數,堆積在醫院停尸間的尸體數遠超過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
    自新冠大流行開始以來,非營利醫療服務機構的吉尼德(Jitender Singh Shunty)一直在幫助因新冠去世的家庭火化。
    4月26日,吉尼德接受BBC采訪時,正在火葬場里。他說,“今天,我已經在醫院太平間里火化了100具尸體,還有44具尸體。這與上一波疫情不同。……越來越多的兒童和嬰兒死亡。”
    吉尼德認為,印度政府只報告醫院里的死亡人數,沒有任何死者在家中死亡的記錄。“這周,火化的尸體有剛出生的嬰兒、僅3天的孩子以及5歲的孩子等,這些都非常令人不安。……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很快人們就會在街頭垂死。”
    4月26日,世衛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同樣指出,印度當前報告新冠確診病例數和死亡病例數“被嚴重低估”,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比官方報告數字高出20至30倍。

    04

    補救工作

    每一天,當呼吸機的嗶嗶響起,印度醫生戈塔姆·辛格(Gautam Singh)就會感到恐懼,這聲音意味著重癥監護室的氧氣嚴重不足。
    “請給我們氧氣。我的病人快死了。”4月25日晚上,當辛格所在醫院附近的氧氣都用盡時,他向印度其他醫生一樣,在推特上懇求志愿。
    這種救援已經不再是呼吸與危重科醫生的工作,就連心內科的知名專家,也在網上發出求救信號,他們只是為了讓新冠患者多活一天。
    印度東部城市加爾各答的重癥監護專家辛哈(Saswati Sinha)所在醫院床位早就滿員了。“我們不斷接到患者或親友的求救電話……我們盡力了,但沒能力接收大量患者。”辛哈說,“在重癥監護室工作了20年,我從未見過這種情況。”
    印度中央政府對新冠疫情的反應稍顯遲鈍。
    去年3月,新冠全球大流行開始,印度實行了嚴格的封鎖政策。而由于擔心印度經濟下滑,今年4月20日,總理莫迪拒絕對印度采取任何新的限制措施。
    10天前的4月10日,印度二次疫情還未如此猛烈之時,莫迪還忙著選舉連任,他在西孟加拉邦舉行了大規模選舉集會。此舉遭到了反對人士在推特上的猛烈抨擊。但4月24日,莫迪政府刪除了推特上的批評言論,并對推文進行審查。

    2021年4月27日,印度孟買,民眾排隊等待接種新冠疫苗。圖源:CFP

    國內的防疫工作是很薄弱的。這個快14億的人口大國,也是新冠疫苗生產大國,只有1.35億人接種了一針以上的疫苗,接種兩劑疫苗的人數不到1.5%。
    前期,新冠疫苗接種僅限于醫護工作者、一線工作人員、45歲以上人群等優先群體。直到新冠疫情再次抬頭,印度政府4月19日才表示,從5月1日起,所有18歲以上的成年人都將接種新冠疫苗接種。
    這不由讓人想到,今年2月初,莫迪政府對外宣布:“可以自豪地說,印度在總理莫迪的干練、明智、堅定且有遠見的領導下擊敗了新冠疫情。”
    當然,印度政府也在做補救措施。
    為了將醫療物資運送到有需要的地方,印度政府現在已經開始了“氧氣快遞”,火車、油輪,就連印度空軍都開始出動。

    2021年4月27日,印度新德里,承載醫用氧氣罐的“氧氣快車”抵達德里坎特火車站。圖源:CFP

    印度政府表示,將從軍隊儲備中釋放氧氣供應,并已批準在全國范圍內建立500多個氧氣生產廠的計劃,增加氧氣供應。
    政府還在火車車廂中安排了數千張新冠病床,作為印度交通命脈的火車,可以開到醫療短缺的城市或城鎮車站,車廂里設有病床、浴室、醫療設備電源和氧氣供應設備等。
    莫迪政府BJP黨發言人戈帕爾·阿加瓦爾(Gopal Agarwal)告訴BBC,火車上的設備能提供額外的64000張臨時床位。
    國際方面的援助也在進行之中。
    但外界仍然擔心印度政府的補救措施太少、太遲。新冠疫情作為一場全球危機,無論發生在那個國家,其影響都是連續的。
    正如世衛組織負責人譚德塞所說,新冠疫情是一種國際大火,“如果只滅一部分,其余的將繼續燃燒”。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賈濤、Kala為化名。)
    本文由全現在原創,轉載請查看菜單——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