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價值官 / 待分類 / 《陪你一起長大》《小舍得》《學區房》,...

分享

   

《陪你一起長大》《小舍得》《學區房》,誰能反觀“教育內卷”的現實?

2021-04-09  文娛價值官

    撰 文丨沈   多

    編 輯丨美   圻

    文娛價值官解讀:
    ID:wenyujiazhiguan

    最近,一篇刷屏朋友圈的文章引發了家長圈的不少共鳴。這篇名為《我是北京第一代“雞娃”:后來的我們,都佛系了》中,主人公王食欲用自己4歲開始被父母“雞娃”的經歷,一路成長的過程,“虎媽”對她的管教,以及自己從學渣逆襲成四中名校學生,但最終并沒有獲得多大成就的親身經歷,這篇文章從第一視角分享了“教育內卷”的主人公,真實的感受與處境。文章最后,她希望家長們冷靜“雞娃”,理性看待“內卷”。

    但是,正如小編的同事所言,“只要點招、特招、保招”存在一天,“內卷”就不會消失,因為如果沒有絕對的平等資源獲取通道,就要通過自身努力為孩子爭取一份好一些的未來。對于父母而言,教育是他們給孩子留在世界上最堅固的一塊基石,這份父愛、母愛沒有可批判的,所以才會衍生出學區房、雞娃這些現象,真正需要反思的,或許是這份愛之上,更宏大的層面。


    《陪你一起長大》

    當第一代雞娃已經長大

    《陪你一起長大》疑似翻車?

    豆瓣打開一看,幾乎都是一邊倒的質疑聲:

    • 我在懷疑這部劇的編劇導演主業是干教育機構或者賣房的,你以為這劇是育兒的,實則告訴你為了孩子要花錢花錢花錢,買學區房報培訓班,不花這錢就是不愛孩子,就輸在起跑線上,以后注定失敗。

    • 為了湊各種熱點,卻缺乏真情實感。

    • 這簡直就是一堆社會熱點問題的匯總展現,學區房、娃的教育、二胎、離婚、女性歧視……每集都像奔著熱搜去的,但故事又沒講好,毫無代入感,濤姐最近的片子都不太行啊!

    這部劇,最早定名為《起跑線》,由于和印度電影《起跑線》重名所以改名為《陪你一起長大》。因為劇中的女主角由劉濤擔綱出演,李光潔飾演男主,還有穎兒、陶昕然等演員聯袂演繹該劇,因此觀眾的期待值很高。但是3月底在芒果TV播出后,《陪你一起長大》的收視數據和口碑卻不盡如人意。

    故事一開始就圍繞“學區房”開展了。為了讓孩子上個好學校,獲得優質的教育資源,父母不惜傾盡一切為孩子購置學區房,劇中的四位媽媽就是這樣的家長,在為孩子拼教育資源的路上,媽媽們猜測的“推優名額”也成為了主要線索。為了孩子能夠得到推優名額,媽媽們甚至上演了“勾心斗角”的戲碼。然而“推優名額”是否真實存在,并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反而劇集一直在進行強調,沒有所謂的“推優名額”。

    在“幼升小”的道路上,劇中媽媽們的“斗法”可謂夸張,但現實和文藝作品中的差距有多大?在《我是北京第一代“雞娃”:后來的我們,都佛系了》,文章里的筆者自述,自己是一名接受“雞娃教育”長大的95后女生,4歲開始被媽媽要求學古箏,從四歲到十三歲,用了將近十年的時間,考到了中央音樂學院古箏八級。期間換了六位老師,四家輔導機構。直到最后一位老師的收費價格在本世紀初飆升至每小時1500元時,筆者的媽才放棄讓她繼續學古箏的想法。

    但這樣的“雞娃”不是漫無目的的,“為了讓我幼升小時能有一份出挑的簡歷,我媽又是送禮又是送錢地讓輔導機構的古箏老師幫我爭取了一個在劇院演出的機會。結果,古箏班里三十幾位小朋友的父母,都和我媽一樣申請了這個機會。最終,我們三十多個小朋友一起登臺演出,合奏了一曲《高山流水》。每個人下臺后都得到了登臺照片和演出證書。

    這超現實嗎?當然不!這只是冰山一角,這個媽媽甚至算偏佛系的因為在幼升小的競爭中,那些超前學奧數、識字、寫作文、背英語的孩子,才是起跑線上的搶跑娃們。果然,筆者自述因為沒上過學前班,在學校遭受到了冷遇。

    現實的殘酷遠比文藝作品更“血淋淋”,這背后不是單純的父母是否選擇參與內卷這么簡單,而是資源不均衡帶來的復雜效應,誰也無法說哪種選擇是絕對正確或錯誤的,因此,我們在反應現實的文藝作品里,需要獲得的是反觀和療愈的效果。

    《陪你一起長大》其實題材非常符合當下社會熱點話題,作品里也的確包含了各種社會熱議的元素,比如:雞娃、學區房、職場性別歧視等等,但故事情節并沒有脫離國產劇的老套路,劇情與《虎媽貓爸》有雷同之處,比如媽媽是家庭主導者,爸爸是家里最“佛”的角色,人物模式化設定在《陪你》中非常突出。

    4月6日傍晚,總局中國視聽大數據發布最新一期的黃金時段電視劇收視情況,從排行情況和數據看,《陪你一起長大》已經沒有爆款相了。

    而口碑向,文娛價值官看到因為《陪你一起長大》的國產劇套路過于明顯,觀眾既可以看到《小別離》,也可以看到《小歡喜》,比如N個家庭的設置,家庭中女性占主導地位,孩子都不喜歡學習,家庭都是中產,女性在職場都有抱負卻都遭遇不公等等,即使劉濤演技在線,但在一個不夠精妙的劇本和主創團隊中,這部作品也缺乏出圈的能量。

    回過頭來,之所以《我是北京第一代“雞娃”》能成為爆款文章,就是筆者在焦慮的旋渦中,為讀者開辟了新的思考方向,十萬加的閱讀量讓那么多寫“如何雞娃”的文章難與之抗衡,就是因為“與其制造焦慮,不如疏導焦慮。”而電視劇創作也是一樣,這些焦慮已經不可避免的情況下,簡單的呈現,引發不了觀眾共情。

     

    《小舍得》

    終于自己可以“雞”自己了

    一個社會話題有多熱門,看看文藝作品的題材重復率就知道,“教育內卷”顯然是當下舞臺鐘愛的選題,在《小別離》《小歡喜》備受觀眾熱捧后,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小舍得》終于要開播了,這部劇被市場給予厚望,也在情理之中。

    由黃磊任藝術總監,張曉波導演,宋佳、佟大為、蔣欣、李佳航、張國立等出演的新劇《小舍得》聚焦了“小升初 ” 階段,故事通過讓孩子“順其自然 ” 的南儷(宋佳飾)和堅信下一代 “愛拼才會贏 ”的田雨嵐(蔣欣飾)兩個母親的教育、親子關系為主軸,反觀當下社會現實的種種現象。

    近年來,由于點招、特招等情況,“小升初”帶來的社會議題較為熱門。為什么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初中,原本可以就近擇校,卻仍然成了家長們雞娃的目標,甚至同樣背負了購買學區房的壓力?這背后,是父母對子女成長的一份厚望吧。

    一位人大附六年級小學生的媽媽告訴文娛價值官,自己的兒子雖然手握鋼琴9級證書,連續三年市三好生榮譽,成績優異,卻因為沒有奧數證書,被6小強拒之門外。在《我是北京第一代“雞娃”》中,筆者回憶自己的小升初經歷時,也曾回憶道:“所謂電腦劃片,就是依據學生的戶口所在地,以隨機分配的方式,將學生分配到附近的各家中學。有的學校是重點中學,有的則是垃圾中學。”

    哪個媽媽又甘愿讓孩子進垃圾中學?進這樣的學校,也就意味著大概率沒有高中和大學上。“我身邊的同學們一個個地被提前招進各家重點中學。有的人靠父母,有的人靠實力。我是父母和實力都沒有。”文中的“我”最終還是被媽媽送到一所民營初中,至少花錢能買來一些平等的教育資源吧。

    這樣的故事,當然不是街頭笑話,也不只屬于“海淀媽媽”,而是中國大城市教育發展中的共同現象。很少有家長,以讓孩子“快樂成長”放棄孩子的學業前途,所以即使那些進入私立學校的孩子,也一樣要打了雞血似的上各種補習班。因為人才輸出加速,時代更迭的速度同樣在加快,任何看起來不合理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所以教育也不是父母“雞娃”兩個字就能解釋清楚的。

    《小舍得》物料一經發布,就獲得不少積極的反饋,畢竟當下市場上反應教育的電視劇不少,但為什么黃磊的三部曲最受歡迎(目前前兩部都在8分以上)?其中,劇本緊貼現實,在映照社會現象同時,又能帶給現實新的導向和啟發,不以完全呈現為目的,或許才是故事立得住,觀眾耐受度高的原因。

    《小舍得》的編劇周藝飛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她坦言自己也為孩子的教育焦慮,既擔心耽誤孩子又擔心孩子錯過快樂的童年。“不要急,給孩子一點時間,把焦慮和憂傷放一放,成長自有答案。”這是周藝飛想通過自己的作品,傳遞給觀眾的理念,也是當下父母急需的焦慮“緩解劑”。

      

    《學區房》

    超綱付出有意義嗎?

    今年的另一部教育題材電視劇《學區房》,已經確定在今年年內播出。這部由汪俊執導,趙薇、秦昊、王鷗、任重、柯藍聯袂出演的劇集,看主創團隊就已經充滿期待。

    《學區房》中的葉逸凡,堅持購買學區房,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何純如主張就近上學,把自己活成一束光,對孩子言傳身教,兩人不同態度引發了一系列的沖突幾近分手。江小珊、丁文博這對年輕情侶也被卷入其中,兩人選擇了不同人生。葉逸凡購買的過道房不能掛戶口,他又走關系試圖爭取到頂級私立小學的名額仍然落空。

    一番折騰后,就在葉逸凡打算妥協、讓兒子報名普通私立小學之際,樂樂卻收到了市實驗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原來根據“租售同權”的新政,葉逸凡租住的房子正是該學校的學區,一時,葉逸凡感慨萬千。

    沒孩子的人聽到這些故事情節,會一頭霧水感受,但有孩子且正值幼小銜接的家長們,會引發強烈共情。是的,“幼升小”是教育長跑中的第一棒那些為了贏在起跑線上讓孩子“搶跑”的家長,都是學區房的擁躉,畢竟,提前學這么多不就是為了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么?因此,各一線城市的重點小學周邊房價,水漲船高。有多高呢?

    價值官采訪了海淀區排名第一的中關村三小家長李女士,她為孩子能就讀這間小學所買的2004年建商品房,成交價為16萬元一平米,而房主告訴她,自己當初購買時僅1萬一平米,去除市場正常漲價因素,這套房子的升值更多來自“能上海淀排名第一的小學”。

    由于我國的教育資源,長期處在一個分布不均的狀態,拋開城市與部分鄉村地區的教育資源差距不說,就算是在同一個城市,不同位置的學校,教育水平都會有所不同每個家長都想讓自己的孩子上好的學校,于是根據國家制定的教育劃片制度,很多家長朋友在買房時,都會去教育資源優質的地區買學區房。當學區房成為是否有資格進入某學校的通行證后,學區周邊房地產項目都形成了畸形發展,炒房現象也到了不能無視的地步。

    近日,教育部下發了一則文件,對小學、初中的招生方式有了新要求,這背后是打擊學區房炒房的一系列舉措:例如實行多校劃片的,應通過隨機派位方式分配熱點學校招生名額。派位未能進入熱點學校的學生,仍應就近安排至其他學校入學。當前國家提倡要讓教育資源的分配變得公平公正,學區房新政策2021多地實行多校劃片之后,學區房的真正意義就下降許多了。上文中,文娛價值官采訪的李女士就告訴記者,今年附近房屋交易突然減少,不少買家想等學區房政策出臺后再行動。

    學區房雖然暫時沒有取消,但教育改革的確在一步步推行中,可以看到,教育內卷形成的尖銳矛盾,已經反饋到管理階層,而管理者們也正著手梳理和調整不合理的規范與政策,雖然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教育也不是短線操作,真正有意義的成長值得我們等待。

    今年學區房的熱點背景下,《學區房》的推出的確押對了時間點。據編劇桂榮華介紹,自己創作的是原創劇本,靈感來自于自己的親身經歷。五年前為自己的女兒幼升小,桂榮華毅然舉債買下上海某學區的一套房,其中的經歷頗為戲劇化。作為一個職業編劇,他決定寫下這個故事,但是僅策劃就用了兩年時間,劇本寫作也用了兩年。

    《學區房》的編劇桂榮華強調:“希望通過此劇,借助這對夫婦之口,對孩子的教育問題進行一次暢快淋漓的探討。希望通過這個故事,引導正確積極的教育觀,帶給焦慮的家長們些許的安慰。”在目睹當下的同時,也要給觀眾遠眺的方向。

    結語


    “教育內卷”已經不是一座城市,或一個海淀媽媽群體的現象,它正成為中國家庭普遍面臨的問題。前不久,鄭強教授的一段演講在網上掀起熱議,那句“學齡前兒童之所以成為學齡前,就是這個年齡段不適合學習。孩子們要有自由成長和玩的時間。”搶跑、雞娃、奧數比賽都不能培養出諾貝爾獎得主,我們需要更長遠的教育積淀。

    政府、學者、再到教育者、家長、孩子,教育的話題已經前所未有的滲透進我們的生活深處。《陪你一起長大》《小舍得》《學區房》,今年的教育題材三部劇在真實呈現現狀的同時,誰更能為觀眾帶來共情和啟發,那么它必然成為今年的“爆款”。

    【原創聲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