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舊事2020 / 待分類 / 南江天池林場記

分享

   

南江天池林場記

2021-01-21  故人舊事2...

·故人舊事2020·

南江天池林場記

作者:賀 巖

天池林場,位于大巴山深處南江縣天池鄉張家梁。山梁于萬山叢中拔地而起,懸崖高聳,四壁如削,朝云暮雨,霧繞煙籠。如破浪巨艦,似入海蛟龍。

上世紀六十年代,有渝州知青九人,背負行李,辭別親友,輾轉千余里,落戶張家梁,與四位本地社員攜手,創建了“南江縣天池林場”。

名曰林場,實則無林無樹、缺柴少菜,僅有十來畝“望天田”、“不蛆土”罷了。五間半舊房,也是向一富農“租借”而得。

面對艱難環境,眾知青誓言鏗鏘:以苦為樂,定將張家梁變成十里果園。

為實現誓言,知青應做之事他們都做過,別的知青不敢做的事他們也做過。

開荒犁田栽秧撻谷,肩挑背磨越嶺翻山。

風霜雨雪饑寒交迫,驕陽如火舌燥口干。

老鼠舔腳,長蛇臥鋪,陸海空三軍出動,問林場誰是英雄?

驕陽似火,北風刺骨,春夏冬寒暑易節,愿天下同此涼熱!

熬桐堿,煙熏火烤,滿面塵煙;

染布料,酸堿蝕衣,十指蛻皮。

然命運無情,人生無奈。七十年代末,林場解散,知青們插隊落戶,天各一方。

天池知青離場時,將百余株已嫁接成活的果樹樁頭分送給附近社員,栽入各家自留地。幾年后,這些樹成了各家的“搖錢樹”,有的至今仍在“搖錢”。嗚呼!天可憐見,知青天池林場,遺愛尚存!

光陰如箭,五十年彈指一揮間。已滿頭白發的知青們心血來潮,相約重返第二故鄉。

踏上張家梁的瞬間,本以為已經刀槍不入的老人們,禁不住心跳加速,淚花盈眶,今昔存亡混沌一團。老知青們東瞅瞅、西望望,四下搜索記憶中的過去。

他們在田坎上追逐瘋打,往堰塘里扔土塊。登上梁頂,對著藍天白云高呼:“大巴山,我們回來啦——”

掬幾捧井水,甘甜如飴;拈幾株草花,插進發髻中、掛在衣襟上。

“老頑童”從路邊樹叢中突然跳出,嚇得“老妹子”驚叫連聲;更有甚者,干脆手拉手鉆進密密的樹林……

今日之張家梁,滿目青山,瓜果飄香,樓舍儼然,纜線入戶,豈是當年“十里果園”之夢想可比擬的?

然而,這些美好與知青何關?知青上山下鄉幾年十幾年,究竟失去了些什么,又得到了些什么?上山下鄉對國家對民族是害多還是利多?這些都是知青心中永遠化不開的死結啊!

回到現實,經過冷靜的考慮和激烈的爭論,他們決定,集資在張家梁為天池林場建造一座紀念碑。

  

   前排左起:袁長松、向邦英、黃麗麗、毛燕飛、楊正惠

后排左起:何文達、馮學良、賀盛才、曾顯剛、徐光華、賀盛杰

與知青共同奮斗,教會他們勞動、生活、做人的四位本地社員早已過世,但他們的音容笑貌永遠留在知青們的記憶里,他們是:

馮學良,男,天池林場場長,曾任天池鄉鄉長,早年是紅軍連長;

某某某,男,天池林場技術指導員,中共黨員,早年是志愿軍戰士;

何文達,男,天池林場技術指導員,早年是赤衛隊員;

汪國祿,男,天池林場技術指導員,早年是赤衛隊員。

林場初建時,菜蔬匱缺,全鄉社員每家每戶送菜到林場。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天池鄉的父老鄉親們,謝謝你們!請原諒當年的我們幼稚無知,少年莽撞,給你們帶來的種種傷害。

當年天池林場的九位知青,已有二人英年早逝,但他們的魂魄依然眷念大巴山,眷念天池鄉,眷念張家梁!第二故鄉的親人們,請留下他們吧!他們是:

袁長松,男,當年初中畢業,是共青團員;

賀盛才,男,當年初中畢業,1978年考入渝州大學中文系,畢業后從事記者、編輯工作。

逝者已矣,生者依依。天池林場的現存者謹記自己的使命:要為與共和國同誕生、共艱難的一代知青留下真實的記憶,以供后人驗證。

天池林場的現存者:

楊正惠,女,當年小學畢業,共青團員;

黃麗麗,女,當年初中畢業,共青團員;

毛燕飛,女,當年高中畢業;

向邦英,女,當年初中畢業,共青團員,后曾任南江縣革委會委員;

曾顯剛,男,當年初中畢業,共青團員,現任重慶鐵山坪辣子雞總店董事長;

徐光華,男,當年初中畢業,后任重慶化工集團副總裁,企業家,中共黨員;

賀盛杰,男,當年初中畢業,1978年考入渝州大學中文系,畢業后從事教學與寫作,代表作有百萬字長篇小說《凡塵天歌》、策劃《重慶知青簡史》、主編《故人舊事》等,現任故人舊事文學社主編,華夏知青作家學會副主席。

一日下鄉,終身知青。拳拳之心,可昭日月。

2020年7月13日

作者近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