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警營 / 待分類 / 12軍31師91團五次戰役突圍紀實(中)

分享

   

12軍31師91團五次戰役突圍紀實(中)

2020-12-04  軍旅警營

 閱讀更多軍旅美文

臨危受命

31師前進指揮所臨時設在束沙里公路北面的一個小山坡半腰。

5月的朝鮮雖然還有些寒意,山野間卻已經開出了星星點點的野花。如果不是戰爭,他會在這里停下腳步甚至坐一會兒,欣賞一下這正孕育著無限生機的景色。然而,轟轟的炮聲提醒他,這是戰場,軍情危急刻不容緩。

31師作戰科副科長楓亭幾乎是一路奔跑著來到師指揮所。

楓亭

河北涉縣人,1926年12月出生,1939年參加八路軍,時任31師作戰科副科長。

盡管對于戰爭早已習以為常,但是走進指揮所的一剎那間,楓亭還是心中一懔——指揮所的氣氛異常凝重而壓抑。

師長趙蘭田、政委劉瑄、參謀長林有聲,此刻正圍著平鋪在地上的作戰地圖召開作戰會議。

趙蘭田一支接一支地抽煙,見楓亭到來,立刻站起身,急切地拉著他的手說:

“楓亭同志,現在情況非常緊急”。

趙蘭田迅速通報當前掌握的軍情:

下珍富里敵情發生重大變化,美軍第3師第7團正向下珍富里增援,使下珍富里偽第三軍團及潰退下來的***軍人數達到三萬余人,殲敵的最佳戰機已經喪失。根據整個戰場的態勢和友鄰部隊的動向判斷,五次戰役可能提前結束。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把91團收攏回來,可是與91團電臺始終聯絡不上,沒辦法把戰役結束部隊北撤的訊息通知他們。

說到這里,楓亭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趙蘭田的目光凝視著楓亭。

“楓亭同志,師里決定派你去尋找91團。你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能不能把91團帶回來就靠你了。”

師長的話雖然不多,楓亭卻感到肩上的份量極重。

跟隨這位久經沙場的戰將出生入死,什么樣的血戰沒有經歷過,即使大戰在即,他也能舉重若輕談笑風生。這么多年,楓亭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焦灼如此不安。

趙蘭田

四川平昌人,1918年出生,1933年參加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時任31師師長。

91團,1927年11月誕生于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由著名的“黃麻起義”骨干組成的紅四方面軍第一師第一團發展起來的老紅軍團隊,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戰火洗禮中磨礪為二野的一支鋼刀般的英雄部隊。

如果不能把91團帶出來,那將是人民軍隊歷史上一個莫大的損失。

來自華北太行山區,13歲就參加抗戰的楓亭,深知自己的使命有多么重要。

91團營以上干部入朝前整風學習

31師機關

這個時候,擔心91團安危的遠不止31師的首長們。

美軍飛機的狂轟濫炸使第三兵團的電臺受損嚴重。兵團副司令“瘋子”王近山跳著他的瘸腿大聲地罵娘。他不僅瘸了還成了“聾子”,對部隊的情況一點也掌握不了。

自接到志愿軍總部北撤的電令后,12軍軍長曾紹山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時,12軍的突擊部隊已形成一把細長的尖刀形狀,直向東南方向插去,尤其是31師91團已近至兄弟峰一帶,而相應的策應力量卻沒跟上去,孤軍奮戰,極可能被增援的敵軍截斷退路。與31師電臺聯絡不上,讓副軍長肖永銀也感到一種莫名的窩火。

同樣,志愿軍第九兵團司令員宋時輪恐怕也是整個朝鮮戰場上最為焦急的高級指揮員。敵人的特遣隊已經穿插到了東線第九兵團的背后,危機四伏!此刻,美2師的特遣隊沖破阻擊線,將配屬宋時輪九兵團的12軍第31師和34師阻隔于洪楊公路以東地區,其中,以31師的情況最為危急,91團已經到了“三七線”附近,是穿插最遠的部隊。

孤懸敵后,笈笈可危。91團牽動了無數人的神經。

31師指揮所。

參謀長林有聲親筆寫了一封信:

李長林、張士誠同志:

敵情有重大變化,東援下珍富里之美軍已抵束沙里以西,與93團接觸戰斗。決定放棄對下珍富里敵之攻擊。你團即原路返回,93團在束沙里附近接應你們通過公路。如原路被切斷,你們可繞經下珍富里以東北返。行動中注意偵察,力求秘密。注意與我們保持聯絡。

趙蘭田、劉瑄、林有聲

20日夜9時

林有聲把信交到楓亭手里。這位馬來西亞歸國華僑出身的抗戰軍人,眼睛也不免有些濕潤。他知道,這是一次九死一生的使命。他動情地對楓亭說:“通過敵炮火封鎖區要小心,一定要找到91團,越快越好”!

林有聲

祖籍福建同安,馬來西亞歸國華僑,1920年9月出生,1938年9月參加革命,時任31師參謀長。

楓亭對著軍用地圖再次仔細看了一遍,暗暗地把兄弟峰和射南山的地貌特征和具體方位牢牢記在心里。然后解下身上的干糧袋、手槍、圖囊,掏出指北針、手電筒,往腰間別了兩顆手榴彈。

這時,偵察排長“小黑皮”帶來三個偵察員囑咐他們保護好楓科長的安全。

臨行時,楓亭向趙蘭田敬了個禮,說道:“只要我活著,就一定會找到91團。”

楓亭緊緊握著師長的手,一個字一個字從嘴里蹦出,仿佛是誓言也仿佛是訣別。

楓亭帶著朝鮮人民軍樸排長和三個偵察員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這是一個何等悲壯的畫面:

就在志愿軍大部隊全線北撤的時候,5條身影迎著敵人的炮火向南疾行而去。

穿越火線

束沙里公路是通往91團前出位置的必經之路。

束沙里公路充其量不過四、五米的寬度,要是在平時幾步就跨過去了。可是,現在它卻象一條陰險蜇伏著的蟒蛇,隨時會張開毒牙吞噬獵物。

束沙里公路是敵人重點封鎖的區域。美軍特遣隊的坦克車囂張跋扈地在束沙里公路來來往往,橫沖直撞,如入無人之境。天黑之后,美軍坦克似乎縮回去了,但不時有炮彈炸落的火光,伴隨著沉悶的響聲。死神隨時隨地都會降臨。

束沙里公路,一條死亡之路。

時間非常急迫,必須趁敵人還沒有合圍之前,盡快通過束沙里公路。

楓亭說了聲“走”,帶頭向前沖去。

這時,突然從西南方向打來一陣排炮。聽到劃空而來的炮彈呼嘯,楓亭和樸排長迅速就地臥倒。炮彈在他們四周紛紛爆炸,揚起了好大的煙塵。過了一會兒,聽聽沒有炮彈飛過來的響聲了,他倆從地上爬起來,抖一抖身上的泥土,正準備繼續前進,卻發現三個偵察員一個也不見了。

他們小聲地叫喊,又在附近尋找了一下,還是不見偵察員的蹤影。

“偵察員可能犧牲了,我們怎么辦?”樸排長問。

“我們走。就是剩下一個人也要完成任務!”楓亭堅定地回答。

楓亭的內心還是感到一陣深深的刺痛和愧疚:三個年輕的戰士連叫什么名字都沒來得及問,就這樣犧牲了!

越過束沙里南邊的公路后,他們開始爬山。

半山腰有個小村莊。他們想找個向導,可一連跑了幾戶人家都是空蕩蕩的,只好放棄尋找向導的想法繼續往東偏南方向摸索前進。

聽著西面傳來的汽車、摩托車聲和束沙里公路方向的炮彈爆炸聲,楓亭判斷敵軍正在加緊合圍,意在封鎖我軍的后撤道路。

楓亭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沒有一絲一毫的膽怯和退縮。除了滲透在他靈魂中一個共產黨員的堅強信念和自我犧牲精神支撐著他,他還知道,他不是孤身奮戰,在他的身后站立著一個同樣值得驕傲的頑強的團隊。

為了協助91團突圍,位于小都峙里的93團正在浴血奮戰,頂往敵人一次又一次的猛撲,遲滯敵人的合圍行動。

93團,31師的另一個紅軍團,抗戰時曾為“朱德警衛團”。楓亭曾經是團隊中的一員。

夜色中,頭戴鋼盔、手提沖鋒槍的93團團長李基中風塵仆仆來到師指揮所。

李基中

1918年出生,湖南郴州人,1937年投筆從戎,1939年畢業于黃埔軍校14期,1941年脫離國民黨部隊,參加八路軍,時任93團團長。

參謀長林有聲直接布置任務:現在我們與上級聯絡不上,你們一定要堅守現在的陣地,把東援的美軍阻往,掩護91團從下珍富里以南撤出來。

師長趙蘭田用信任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李基中,堅定的語氣說:“你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美軍東援,沒有我的命令,絕對不能撤退。”

在小都峙里,93團就像一支牛犄角,頑強地頂住敵人的猛攻,整整堅守了一天一夜。

在穿插途中,93團2營長高永祥和3營長張景孝相繼犧牲,只剩下1營長趙疇海。

趙疇海(原名趙丑孩)

山西昔陽縣人,1922年出生,1939年參加八路軍,時任93團一營營長。

他指揮一連扼守束沙里公路兩側阻擊美軍坦克,二連占領小都峙里一座高地,三連作為預備隊。

部署停當,美軍的裝甲車就轟隆隆地開過來了。東援美軍第3師第7團特遣隊一路幾乎沒有遇上什么象樣的抵抗,卻不料在小都峙里碰上了一顆“硬釘子”。 戰斗打響,一時間彈片紛飛,硝煙彌漫。

戰斗中,1營傷亡慘重,副營長王元朝犧牲,二連長子彈打完傷重被俘。趙疇海頭部被一塊彈片擊中,至今都沒有取出。

93團的英勇阻擊,為楓亭尋找91團傳達命令,贏得了寶貴時間,也為91團的勝利突圍做出了貢獻。

有路走路,無路越野穿林,憑著對地圖的記憶,楓亭和樸排長于21日3時左右,摸到了兄弟峰南側。

走著走著,機警的楓亭發現有個身影藏在一棵大樹后面。他一邊掏出手榴彈一邊大聲問道:是91團的嗎?

大樹后面閃出一個小戰士警惕地問:我是2營戰士,你是誰?

“我是師作戰科楓亭,馬上帶我去見你們營長張雙春。”

楓亭很快見到了2營營長張雙春,但張營長此時也不知道團部所在的具體位置。楓亭簡要地向他傳達了師指命令,要求2營做好突圍準備。

隨后,楓亭與樸排長向西北方向找去。

拂曉時分,他們在射南山西南的一個村子里終于找到了91團團部。

一直保持電臺靜默狀態的91團首長們,顯然對戰局的變化一無所知。

李長林

四川渠縣人,1917年出生,1933年參加工農紅軍,時任31師91團團長

楓亭的突然到來,讓正在部署進攻下珍富里之敵的91團團長李長林感到無比意外,不由驚訝地問:

“你怎么來啦?”

“敵情發生變化,趕快準備突圍。”

楓亭把林有聲參謀長的信交給李長林,并報告了戰場局勢的重大變化后,李長林才感到事態的嚴重性。

當面之敵已增至三萬多人,而91團僅一千多人,敵我雙方力量對比30:1。

縱使膽大無畏、刀頭舔血的戰將,聽到這,李長林也不由地?出了一身冷汗。

真是生死懸于一發啊!

李長林直到這一刻才明白他的處境:敵人還在源源不斷地涌來,91團巳經身?絕境,孤懸敵后。局勢真是太危急太詭異太兇險??

能否突出重圍,誰也無法預料!

前路漫漫,生死難卜。

(未完待續)

   ▼                        

閱讀文件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